私信
发表时间 : 2019-10-5 02:36 来自手机 | 浏览 : 369    评论 : 1
      我想去看看大海!十年前枫子因为一句话义无反顾就去追随她的大海了。
       枫子的十年可真是凄凉,白丁的她回来了,这个生养她的小城市。
       她回来的悄无声息,十年她没有变成精致的都市女性,也没有变成精英的模样。十年改变了她的容颜,只要她不开口说话,从前认识的人从她面前走过也认不出她来。
       十年间,她从一开始一个婴儿肥的少女变成如今枯槁的模样,确实没什么值得骄傲,需要昭告乡里摆出衣锦还乡的阵仗,不过平白添了些笑料。最重要的是平白无故的人情酒席,她似乎也走不起,也没那个出现的必要。
        回来快两个月了,好在还人认出她来,这小地方说大不大,若是刻意避开些什么,或许能安生些许很久。
       现在的枫子一点也不疯,只是个未老先衰的中年妇女沉寂的模样。她给自己混乱编了个身世,老公出了车祸,自己是隔壁市的孤儿,去了很多地方,不知道去哪,就来老公的家乡了。
       性子有些冷淡,不爱说话, 好在也没什么人打破砂锅的追问,也就安心的在一个外地人开的饭店里洗碗的工作,得过且过的混着日子。时间久了,也就没有那么多人去深挖些她的八卦了。
        后厨房虽暗无天日了些,也避免太多遇到熟人的机会。不求上进的她,安心赖在这洗碗池边一干就是两月,饭店里的人也就再懒得让她去前厅帮忙。
        枫子深夜下班,深秋了,温度还是挺低的,她紧了紧有些污渍发暗的外套向她出租的小屋走去。不远的路边好像坐着个人,穿着精神整洁的,颓废的拉拢着头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烟,怕是个醉鬼吧。
       枫子只想快些走过去,快走近些时,她撇了一眼,这个脸太熟悉了!短暂的呆滞,急忙收回她的目光快步离开。那一瞬,那双眼睛似乎捕捉到她的眼睛,似乎是震惊……她逃得太快,来不及去分析那一抹光亮。
       那晚她有些失眠了,白茫茫的脑袋里什么也没想,就那样空洞洞的熬到清晨的鸡鸣直至嘈杂,然后天明。
       枫子只好出门去就近的地方买了把小青菜,不多不少,算上小葱两块钱。合着面条,吃上一顿,睡个觉,再去上班,这一天安顿的挺美满,枫子自嘲的向出租屋走去。
         
雷哥 评论于2019-10-5 11:21 来自手机
期待后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现在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我要发帖 返回列表

版块更新

更多>

热线推荐

鄂公网安备 42122102000101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