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信
发表时间 : 2018-3-26 10:59 | 浏览 : 1770    评论 : 8
      去年冬天异常寒冷,以至于今年春天姗姗来迟。乍寒还暖之际,病患中的父亲于2018319日清晨5点多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平静地、淡淡地离开了这个世界,走完了他艰难的75年人生。当小弟用电话告知父亲去世消息时,我不禁澿然泪下,因为父亲的突然辞世不在我的意料之中。他患脑病虽日久但不至少马上恶化。顿时,我感到人生没有了来路,家庭没有了归宿感。
      我是家里的长子,下面还有大弟、大妹、小妹、小弟4人。接到父亲去世电话时,我在赤壁某中学任事,离家不远。大弟却在广州某酒店打工,天亮时分,大弟在慌忙中购买了最早一班回家乡的高铁车票。大妹与大妹夫已经在东莞回家乡的普通火车上,原来可能冥冥之中有预感,他们已于前一天的318日旁晚在没有买到高铁票情况下又跑到普铁站购买了回家的普通火车票, 319日清晨,在火车上,他们得到父亲去世的消息,很悲伤。
      幸运的是,父亲去世的时候,小妹和小弟守候在病榻前,算是替我们兄妹5人为父亲送了终,母亲当时也在床边,他们一起为父亲的遗体作了简单整理。
      我们兄弟姐妹迅速通过微信进行了商议,最后决定:立即着手办理父亲的葬事。按国家政策,遗体要火化,根据家乡风俗和父亲生前意愿,第三天出殡,火化后骨灰装入木制棺材,拉回家乡,在祖坟山上深土掩埋。要办一个既符合父亲生前愿望又符合传统的葬礼,热热闹闹把老父亲送走。
      我虽为家中长子,身体确不是很好。于是我提出建议:委托大弟和大妹夫两人全程商量相机处理父亲的葬事,其他人要听从他俩的安排。我们三个作儿子的每人先准备10000元,随时等侯购物调用。
      随后,大弟和大妹夫在高铁和普通火车上又进行了电话互商,开始安排事情:小弟回老家请“八抬”,大弟媳妇联系厨师和购买招待客人的食料,小弟媳妇联系搭灵棚和购买寿衣。然后是各自电话通知在外面务工的下辈(即父亲的孙子辈)。父亲的孙辈们在得到消息后,迅速向所在单位告葬假,分别从东莞、厦门、深圳、宜昌、武汉往家赶。虽不远千里,但心情很急。恨不得马上奔回他们的爷爷或是外公居住地。
      大弟和大妹夫于当天下午1点半左右先后赶回到父亲居住地—原朱砂教育组,迅速联系来殡仪馆的“玻璃冰棺“。我于下午4点左右也赶回朱砂,来到父亲遗体床边,只见父亲仰躺在床上 ,我仔细端详了父亲的遗容。看上去很安祥,很干净,像睡着了一样。屋子里坐满了父亲的生前好友,都头戴白冠,妈在一旁低声诉哭,有人过来帮我带上了用白布做的冠和带有长长的尾带的孝装。两年前,我已为父亲准备了寿像和20米白布,不曾想,这个时候用上了。当时就是怕事急,什么都来不及准备。这间房子是1980年原朱砂公社教育组建的平房,父亲是教育组老会计,这个房子,父亲是第一任居民,1981年我考上师专放暑假时,曾在此居住过一小段时间。后来,父亲一度调到下面学校做校长,退休前又回到教育组做会计,因为城市化发展,现在朱砂公社早已裁撤,只留下现在的朱砂行政村。房间荒废多年,父亲退休后没有在此居住,前年生病,经过修善,才又搬回这里。人生真像一条闭的曲线,父亲最后竞终寿在这间房子里。约下午5点,父亲的孙子辈陆续赶回,房子里哭声一片。双膝跪下烧钱纸,接着,两个身着丧葬师服饰的“八抬”进来,将众人赶出房间,我和大弟获准留在房间里,两个“八抬”为父亲的身体作了简单的抺洗,然后换上寿服,事毕由4名“八抬”将父亲的遗体用白布裹着安放进入“玻璃冰棺”,移到灵棚的靠墙一侧,摆上遗像和香炉,便于亲朋祭拜。厨师已做好饭菜,大家吃过晚饭,天刚微黑“歌师”们开始工作了,只听到一阵清脆的鼓声后, “歌师”开始用本地话说唱,说唱内容主要是根据我们“孝家”提供的父亲生平事迹。间隔燃放鞭炮或放哀乐。我们是父亲的儿孙,大约有20人陪坐,为父亲守灵。深夜,很寒冷,只得在灵棚里架起两堆柴火御寒。直到第二天黎明,我们都没有离开,“歌师”于天亮前暂时撤离。
      葬礼办到第二天,上午“八抬”们继续在老家祖坟山挖墓坑,下午,陆续来了许多亲朋,傍晚时分,天微黑,各路亲朋开始祭奠,鞭炮声不断,烟花印红了天空。约一个小时后,大弟的儿子,也就是父亲的长孙子,主持召开了一个简短追悼会,致悼词,回顾了父亲不容易的一生。当讲到1974年前后“为了节省粮食留给小孩,爷爷在学校常常避开同事,用一种叫“厥基”野菜的根磨碎做的饼子当饭,黑乎乎的,十分难吃”时,在坐的有些亲朋流出了眼泪。
      接下来是吃晚饭,晚餐后“歌师”又是重复昨夜的工作,我们是父亲的儿孙,大约有20人陪坐,为父亲守灵。凌晨4点左右,根据“歌师”的安排,我们儿孙共20多人一起双腿跪在父亲的“玻璃冰棺”前,手持香烛,聆听“歌师”用父亲的口吻与我们辞行和叮嘱词,这个过程名叫“辞丧”。 辞丧事毕,就是出殡,“八抬”们身着丧葬师服饰一起将父亲的“玻璃冰棺”抬上灵车,一时鞭炮大作,10几分钟后鞭炮声停止,灵车缓缓起动,我们一行20多名亲属分坐5辆小车,跟随灵车向殡仪馆驶去。约一小时来到了殡仪馆的“仙鹤堂”,等待火化,大弟和大妹夫他俩代表我们子孙为父亲选择了价格最昂贵但最人道的火化方式。约10分钟,殡葬师列队出现,把父亲的“玻璃冰棺”推向火化间,把我们拦阻在栅栏外,大家一齐自动下跪,口中呼喊“爹、爷爷、外公、大伯”,哭声一片,这时,天已大亮。约一个小时,父亲的骨灰出来,由大弟用红布包裹送出,然后我在灵车上接着。5分钟后,车队伍向老家的祖坟山驶去。
      约一小时车队和送葬人群来到老家村口,木制棺材早已运到村口,充当丧葬师的8名“八抬”对父亲的骨灰在木制棺材中重新进行了“入殓”,然用铁钉封死棺盖,再用麻制粗绳和双杠绑定棺材,“儿媳妇”们在丧葬师“八抬”指挥下,翻越了棺材,据说这样作是为了我们家族日后能“发人”。一切准备停当,身着“稻草”做的粗衣的“孝子”们开始下跪,手中拿着白纸条缠绕的“棍子”赶着8名丧葬师用8人抬大轿方式,把棺材抬到墓地。因为丧葬师用的是8人抬大轿方式抬棺材,所以丧葬师称之为“八抬”。到达墓地,接着又是一翻仪式,什么“孝子”要模拟父亲的口吻与丧葬师“对词”,什么孝子“接五谷六米”越多,将来受到父亲暗中保佑越多。由于是一名老丧葬师指挥,父亲葬礼基本认真按“土葬”程序走完。至此,父亲的葬礼接近尾声,我感到农村的丧葬形式,30多年来,没有变化,好像与我小时候见到的那一套一模一样。我们这样作,是为了完成父亲的心愿,祖坟山上葬着我的爷爷和奶奶,现在父亲终于可以回到他们身边了。丧葬师说,父亲的墓地位置很好,一是阳光充足,二是视野开阔,三是地势较高。是一块难得的好地。
      父亲为什么生前反复叮嘱我们,他去世后先火化,再行骨灰土葬?事后我思考良久,现有些领悟,其实他并非真正迷恋土葬,而是想通过土葬形式,提高我们兄弟姐妹5人的凝聚力。兄弟姐妹5人中,大弟和大妹夫是全家的“主心骨”,小妹夫和小弟媳是“实干家”,大弟媳和小弟是既能说又能干的“小能人”,大妹和小妹是爸妈“最讲孝顺”的女儿。大家齐心协力才可以办好一件事,父亲的葬事,让我们兄弟姐妹达到空前团结,空前协作。
      父亲,你安息吧!我们会常来看你。

评分

参与人数 1积分点 +2 收起 理由
pxx + 2

查看全部评分

雷哥 评论于2018-3-26 14:01 来自手机
拜读了!
O715 评论于2018-3-26 17:48 来自手机
描述的很贴切,追思我爷爷奶奶
暗香残留 评论于2018-3-27 08:07
紫晶 评论于2018-3-27 11:29
我爸爸近来身体也是不大好了,做儿女的望着老人身体一天天衰老下去,束手无策,只能经常回家多陪陪,都知道会有那么一天会远去,想想边是心中便已乱了,我家也是朱砂的,我爸爸也是文教系统的,在朱砂教学了很多年,和令尊也许一起工作过
kjzz 评论于2018-3-28 11:01
一桩普通丧事经过发在网上,有么意义?文品一般,又没有启发教育作用。
茶农 评论于2018-3-28 14:07 来自手机
这个世上,生死轮回,一遍一遍的葬礼重复,是对逝者尊敬和怀念,能看出楼主的心怀,赞一个。
嘉鱼-文子 评论于2018-4-12 09:33
黑意人生 评论于2018-4-13 19:55
拜读此文,感触多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现在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我要发帖 返回列表

版块更新

更多>

热线推荐

鄂公网安备 42122102000101号

返回顶部